1. <code id="dquat"></code>
  2. <wbr id="dquat"><noscript id="dquat"></noscript></wbr>
    <ins id="dquat"></ins>
      <em id="dquat"></em>

      <kbd id="dquat"></kbd>

      <code id="dquat"><noscript id="dquat"><listing id="dquat"></listing></noscript></code>

          1. <ins id="dquat"></ins>
          2. <samp id="dquat"></samp>
          3. 聯系我們

            四川綠府農業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火車南站西路2196號

            電話:028-61139119

                    400-0557-677

            郵箱:zjb@lfjtchina.com

                    1876721008@qq.com

            郵編:610000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新聞中心行業新聞 > 從鄉村干部的微信朋友圈看脫貧攻堅

            從鄉村干部的微信朋友圈看脫貧攻堅

            瀏覽次數: 日期:2019年2月27日 11:18
             核心提示: 
             
              近年來,因為經常深入農村采訪,記者彭瑜加了上百位鄉村干部為微信好友。通過微信朋友圈,可見他們心系鄉村,奮力推動脫貧攻堅工作的點點滴滴。這些基層干部在微信朋友圈里大力推廣所在鄉鎮的農產品、鄉村景點、產業資源等,記錄著貧困地區不斷發生的細微變化。微信朋友圈不僅是他們推動脫貧攻堅工作的一個平臺,也反映了他們與貧困鄉親一道向貧困宣戰的擔當與足跡。
             
              “鄉村振興,大有所望!”2月23日晚上7點多,李伍珍在微信朋友圈推送了3張環衛工人清理公路落石和白色垃圾的圖片,同時寫了一段文字呼吁,“美麗村莊維護和建設需要大家的支持,脫貧致富也離不開講整潔、愛衛生的習慣。”
             
              李伍珍是巫溪縣蒲蓮鎮興鹿村黨支部書記,在微信朋友圈,她隔三岔五就會圖文并茂地講述脫貧攻堅工作中遇到的人和事,以及自己的心得體會。
             
              在微信朋友圈,重慶日報記者經??吹较窭钗檎湟粯拥泥l村干部,用文字、圖片、視頻反映扶貧工作。這些帖子記錄工作、反映困難、宣傳政策、推介產業,讓人深深感受到他們堅強樂觀、敬業奉獻的為民情懷,以及打贏脫貧攻堅戰的信心。
             
              一位村支書的網絡直播 
             
              “我的父老鄉親、兄弟姐妹們,誰家沒有坎坎坷坷,誰家沒有三病兩苦,但要靠自己勤勞的雙手擺脫貧困。”2月14日一早,李伍珍在微信朋友圈發了一段愛心志愿者走訪貧困戶的視頻。發現有群眾也想得到志愿者的幫助,她還配發了一段文字引導大家:“不和別人攀比貧困!要以脫貧致富為榮!”
             
              工作15年,李伍珍一直喜歡把工作中的點點滴滴記錄下來。她表示,以前她就寫滿了6本筆記本,后來有了電腦,就在QQ空間寫日志,現在又在微信朋友圈發帖了。
             
              “日記只能自己看,QQ日志少數人看,微信朋友圈看的人就多了。”李伍珍的發帖引來很多村民點贊、留言,甚至咨詢問題,并為村里建設提意見、建議??此笥讶Φ募扔性诩胰罕?,也有外出務工村民,“只進村入院走訪、開會收集的民意是不全面的,我覺得微信朋友圈也能聽到群眾的呼聲。”
             
              脫貧攻堅戰打響后,李伍珍的微信朋友圈更新得更頻繁了。后來,李伍珍牽頭創建了興鹿村政務通知交流群、126戶貧困戶群、野鹿窖(土地名)群等多個微信群,她撰寫的工作記錄不但在微信朋友圈推送,還在這些微信群里轉發?,F在,興鹿村有近400名村民成了李伍珍的微信好友。
             
              “村民團聚過新年,我們上山修水源……”2017年的大年初一,興鹿村停水,李伍珍與村支兩委一班人上山搶修水管。事后,她在微信朋友圈發出的圖片和文字引來村民頻頻點贊。
             
              “不負使命忠義表,身經百戰功績彪。背井離鄉苦煎熬,為謀中華挺直腰。”今年2月9日,老軍人、優秀共產黨員劉明國去世。追悼會上,李伍珍賦詩一首送給老人,并轉發到朋友圈。
             
              “為了你的家人,為了你的健康,一定要參加2019年的合作醫療!“春節期間,李伍珍又在微信朋友圈宣傳醫保政策,并講述微信繳納步驟。
             
              當然,李伍珍有時也記錄基層工作的無奈。去年9月2日晚上,村民周章浩突然發作疾病,李伍珍組織干部、群眾摸黑將其送往醫院搶救,直到次日凌晨1點多才回家。她在微信朋友圈里感慨,村級衛生室醫療條件再好些,群眾就少遭些病痛折磨了。
             
              “就愛看她的微信直播。”在外務工的村民陳海清稱,看李伍珍的朋友圈,不僅能看到村里的情況,也能及時了解惠民政策,更能理解村干部的工作,“他們真正在為群眾辦實事。”
             
              1月20日晚上,李伍珍的車翻了。很多村民聞訊前來幫忙拉車。深夜11點,她發帖稱:“我的人生路上,很榮幸地遇上了你們,有你們陪伴真好!”
             
              李伍珍說,在微信朋友圈曬工作,本身就是對自己的一種監督,同時也能宣傳政策,通過圖片和自己的心得體會來引領風氣、凝聚共識,同時也密切了黨群、干群關系,增強了大家打贏脫貧攻堅戰的信心。
             
              在朋友圈為貧困娃“化緣” 
             
              33歲的高紫陽是市國資委辦公室干部,過去很少發微信朋友圈。2017年9月,他被派駐市級深度貧困鄉鎮——奉節縣平安鄉任林口村“第一書記”。朋友們發現,過去在微信朋友圈沉默不語的高紫陽自從去了林口村,變得愛發微信朋友圈了,有時甚至刷屏。
             
              剛到林口村,高紫陽就走訪了建卡貧困戶、五保戶、癌癥患者等家庭。在林口村的第15天,他遇到一個小女孩,頭發凌亂,穿著一條褲衩站在草地里。經了解,小女孩叫李佳金,當時兩歲,還有兩個姐姐、一個妹妹,父親李順權負擔實在重,連一件像樣的衣服都買不起。那一夜,高紫陽失眠了,他在微信朋友圈發了一張照片,并配上“我的村民,請獻出愛心幫一幫她,讓人間充滿愛”的文字。
             
              在微信朋友圈為貧困娃“化緣”,這是高紫陽到林口村發出的第一條微信朋友圈信息。幾天后,小女孩陸續收到了衣服、褲子、鞋子等。
             
              林口村海拔1300多米,山高坡陡。高紫陽意識到,水、電、路、訊、房等可以用資金投入得到改善,但要從長遠斬斷貧困的代際傳遞,還得抓好年輕村民的技能培訓和貧困學生的教育教學。
             
              “重慶,我們來了,耶?。?!”2018年1月30日,高紫陽帶著林口村顏榜、王逸鳳等5名留守兒童參加重慶市工商聯青委會組織的“情守童心,愛與童行”希望之光公益活動。他在微信朋友圈稱,扶貧要教育先行!讓孩子們走出大山看世界,開闊眼界、拓展思維。“一次短暫的旅行,或許會影響孩子的理想信念,甚至影響孩子的一生。”
             
              閱讀書籍、參觀科技館、觀看山城夜景……三天時間,高紫陽發了15條微信朋友圈。他表示,之所以刷屏,一是給孩子們的家長報平安;二是感謝組織方;三是自己也很有感觸,畢竟圓了孩子們走進大城市的夢。
             
              一位同樣下派到深度貧困鄉鎮的“第一書記”稱,看了高紫陽的微信朋友圈很受啟發,扶貧干部不能只按部就班地做扶貧工作,還要用互聯網思維創新工作方式,通過微信朋友圈整合更多的資源支持扶貧工作。
             
              “我叫高紫陽,一名扶貧前線的村干部。教育扶貧改變貧困山區兒童的命運,也為祖國富強儲備人才,盼熱心的您伸出援手,給予點滴關愛……”去年9月,高紫陽在微信朋友圈連續5天推送《〈鄉村兒童職業啟蒙〉公益籌款活動》帖子。
             
              就在為山區貧困兒童呼吁的同時,高紫陽的兒子摔跤致頸椎脫位、顱內出血。因為當時忙于工作,他只在微信朋友圈發了“下雪了,想家了。兒子還好吧”短短兩句話,來表達對兒子的牽掛。
             
              微信喚回村民返鄉創業 
             
              “同敘鄉親情誼,共謀鄉村振興。”2月1日,云陽縣平安鎮忠誠村第二屆鄉情聯誼會如期舉行。云陽縣社會保險服務中心下派到忠誠村的“第一書記”高志華在微信朋友圈發帖感謝,“籌備組的幾位辛苦了!”
             
              高志華提到的籌備組幾位村民是汪向安、江學云、張邦貴等。過去,他們都在外打拼,是高志華的微信朋友圈喚起了他們回村創業的熱情。
             
              忠誠村距離云陽縣城45公里,海拔320米到980米,成“三山夾兩溝”地形,山高坡陡溝深,水資源欠缺,土地瘠薄。全村320戶村民在外購房的達160戶,平時大量青壯年勞動力外出務工,常年實際生活在村里僅有200余人,大多為老人、婦女和兒童,生產勞動能力弱,收入普遍偏低。
             
              “出行難、飲水難、通訊難、環境臟都還好解決,但發展產業沒有人不得行。”高志華介紹,村里結合實際規劃了“高山有李、中間有梨;低山有橘、溝里有魚”的產業布局,“關鍵得把外出的能人引回來。”
             
              為此,高志華與村支兩委建立了忠誠村家鄉微信群,把創業在外、務工在外、定居在外,結婚到村外的男女,以及與忠誠村有關的人拉進了群。高志華也借機與390位村民加為微信好友,想方設法為忠誠村產業發展引資引人。
             
              “家鄉栽好梧桐樹,歡迎鳳凰飛回來!”“貧困村要產業扶貧,離不開愿扎根農村的人才。”“待到梨李果滿園,小康路上笑開顏!”
             
              ……
             
              2017年的初夏,高志華在微信朋友圈接連發了10余篇帖子,有圖片、有感言、有詩歌,誠心滿滿地邀請在外村民返鄉創業,帶動村民脫貧致富。
             
              “高書記的微信朋友圈打動了我。”江學云說,高志華一個城里人,為忠誠村的脫貧攻堅工作想盡辦法,“作為本村人,我們更應擔起這份責任來。”
             
              就這樣,江學云轉讓了外面的餐館,變賣了萬州的房產,回村帶頭發展起700畝李子園,并打造“江幺舅”李子品牌。站穩腳跟后,江學云又與汪向安、張邦貴等謀劃在春節籌辦鄉情聯誼會,留下更多的老鄉回村發展。
             
              “村里走出去的老板們、外頭創業就業的鄉親們,在忠誠村有過學習、生活和工作經歷的兄弟姐妹們,歡迎回村考察看看!”1月初,高志華專門制作了鄉情聯誼會的邀請函在微信朋友圈轉發。
             
              鄉情聯誼會后,在重慶開公司的曾祥付規劃建個水庫,從根上解決忠誠村的用水問題;村民康開柏大年初五找高志華商談,打算為村里的老人建養老設施。
             
              “粘著泥土芳香,滿滿鄉親情誼。踏實扎根忠誠,架起信任橋梁。”高志華用一首詩贊美微信朋友圈牽起的這份鄉情。他說,用好微信,對新形勢下做好基層工作很有幫助,“有了聯系就好開展工作,就能融洽干群關系。”
             
              天天發圈讓古寨成“網紅” 
             
              4年前,梁健負責原武隆縣委宣傳部外宣工作。但從2015年開始,他的朋友圈卻鎖定了一個叫犀牛寨的地方。吊腳樓、青山、炊煙、竹林……每天,梁健都要發關于犀牛寨的文字、圖片。
             
              “我下鄉任職了!”記者通過微信得知,梁健已到武隆土地鄉任鄉長,而犀牛寨就是轄區一個小村寨。
             
              犀牛寨究竟有何魅力讓梁健的微信朋友圈如此聚焦?帶著好奇,記者前往犀牛寨——四面青山下,眼前便是蒼老的古寨,地下還有百里溶洞。在這里,小徑深處有人家、廊外青山托彩云、竹林幽靜臥斜陽。果然精致宜人,記者先后兩次夜宿犀牛寨,也禁不住寫文章發朋友圈,贊美她的寧靜與幽美。
             
              “絕不能辜負犀牛寨的青山綠水。”2015年第一次到犀牛寨,梁健就被這座古寨隱世脫俗的美所震驚,又因它的蕭索破敗而心痛。他認為,犀牛寨干凈,生態環境好;安靜,幽深雅致;距離仙女山近,只要一部分游客分流來犀牛寨就能帶動古寨旅游。于是,土地鄉把恢復犀牛古寨傳統古村落風貌作為重要的扶貧項目,大力發展鄉村旅游。“犀牛古寨是鄉里最吸引人的資源,我又干過宣傳工作,當然要使勁吆喝。”
             
              創作采風、影視拍攝、徒步活動……記者在梁健的微信朋友圈發現,作家、攝影愛好者、驢友等紛紛前往犀牛寨。從古寨建筑到廣場及戲樓、犀牛池、庭院美化等工程,再到土家族集體婚禮、刨豬文化美食節,梁健的朋友圈無時無刻不在展示犀牛古寨土家族的吊腳樓建筑文化、民俗文化、美食文化,并通過“互聯網+傳統古村落+鄉村旅游”的路子,提高了犀牛古寨的知名度、美譽度,增強了犀牛古寨的吸引力。
             
              “天天發帖讓古寨成了‘網紅’。”2016年5月20日,犀牛古寨正式開寨就吸引了近5000名游客。短短幾年時間,犀牛寨也先后獲得“全國綠色村莊”“全國雙優古村鎮”等榮譽。村民陳峰說:“過去大家要外出謀生,犀牛寨‘火’后,不但游客來了,村民也回來了。”
             
              截至目前,重慶市13家攝影家協會在犀牛寨成立了攝影創作基地,一些電視劇和電影攝制組也紛紛來寨子里取景。古寨11家民宿人均年收入約8000元,一些沒有開辦民宿的村民,通過售賣雞蛋、竹筍、土豆、冰粉、蔬菜等土特產品每年也有近萬元的收入。
             
              “觀印象武隆,耍犀牛古寨。”2月22日,梁健在微信朋友圈發出《見證土地之邀請函》。瀏覽梁健的微信朋友圈,他幾乎每天都要推送5條以上的帖子,最多時達10多條,有圖片、有視頻、有文字,既有轉發的文章,更多的是自己的原創作品。這些帖子都是梁健在鄉村工作的內容,聊得更多的是脫貧攻堅,當然展示最多的是犀牛寨。
             
              梁健說,他最大的心愿就是把這處隱世千年的世外桃源介紹給熱愛傳統文化的朋友。
             
              沒有美食、沒有旅游、也沒有購物,更沒有微店,在記者的微信朋友圈里,像李伍珍、高紫陽、高志華、梁健這樣用微信記錄、反映脫貧攻堅工作的鄉村干部還有很多。他們用微信朋友圈聚焦脫貧攻堅,微信朋友圈不僅是他們推動脫貧攻堅工作的一個平臺,也反映了他們與貧困鄉親一道向貧困宣戰的擔當與足跡。
             
              記者手記
             
              朋友圈里的情懷與擔當 
             
              微信朋友圈既是生活的寫照,又是心情的反映。但在小小的微信朋友圈里,更多的鄉村干部不是在曬自己的旅游美景美食,而是大力推廣所在鄉鎮的農產品、鄉村景點、產業資源等,這讓我看到了他們心系百姓的大情懷。
             
              拍攝一段場景,感受脫貧攻堅的艱難;寫下一段故事,感動更多的群眾;發布一項政策,惠及更多的百姓;推送一條信息,匯集各方資源……鄉村干部發朋友圈,不是宣揚自己有多辛苦,而是分享攻堅克難中的感慨、喜悅,更是喚起人們凝聚共識,聚集起打贏脫貧攻堅戰的堅強力量。
             
              小小的微信朋友圈,讓人看到了脫貧攻堅一線的艱辛、扶貧干部的敬業、困難群眾的收獲、脫貧攻堅的成果,也讓我們看到了脫貧致富奔小康的希望,更看到了基層黨員干部在小小微信朋友圈里彰顯的大情懷與擔當。

            所屬類別: 行業新聞

            該資訊的關鍵詞為:

            河北快3